小蝌蚪贷款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这一晚,有燕凌寒陪着,赫云舒很安心。

躺在床上之后,她枕着燕凌寒的胳膊,问道:“最近宫里有什么发现吗?”

燕凌寒点点头,道:“丽贵妃似乎知道我并不在京城,而是在大魏。”

“她怎么会知道?”

燕凌寒撇撇嘴,道:“我皇兄那个人,一旦觉得谁对他好,恨不能把心掏出来让人家看看。想啊,连安淑都知道我不在京城,那位丽贵妃能不知道?”

想来也是,夫妻床头,耳鬓厮磨之际,只怕是什么秘密都会吐露的。

“怪不得,若是知道在这里,他们也不敢这么大胆。”

这时,燕凌寒拍了拍赫云舒的脑袋,道: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事情了,安心睡觉。”

赫云舒点点头,脑袋往燕凌寒身边凑了凑,闭上了眼睛。

燕凌寒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,眼眸里的担忧之色卷土重来。

他在担心赫云舒。

Opera白裙在绿草上盛开

不必说,数日之后,京城内外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,现在的赫云舒,实在是让他担心。

怀有身孕的她,敏感度比以前小了许多,他站在她身后那么久她都没有察觉。

他忍不住会想,如果那个时候站在她身后的,是图谋不轨的人呢?

暗夜中,燕凌寒的思绪,越飘越远。

这时,赫云舒缓缓开口,道:“夫君,不必担心我。”

燕凌寒一愣,起初以为赫云舒是在说梦话。

可是,那语气,并不像是梦话。

但,赫云舒没有睁开眼睛,也没有再说别的话,倒让燕凌寒摸不清楚了。

一夜安然。

隔日醒来的时候,燕凌寒还在。

赫云舒催他快走,燕凌寒笑笑,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,然后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燕凌寒走后,赫云舒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。

昨晚,他们拥抱的时候,从一旁养荷花的大缸里,她看到了他担忧的表情,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。

赫云舒想了想,然后招手叫过白琼,道:“白琼,去给我买几只鹅来。”

白琼点点头,应道:“好,主子,是清蒸还是红烧?”

赫云舒哑然失笑,道:“我让买几只活鹅来,我要养着。”

“好端端的,养鹅做什么?不如,属下去给主子弄几只好看的小猫小狗来?”

赫云舒摇摇头,道:“不了,我就喜欢养鹅,就给我买几只鹅来吧。”

白琼应了,自去照办。

于是这一日,赫云舒的院子里,有了高亢响亮的鹅叫声。

傍晚时分,守在贺家外面的暗卫送来消息,那贺添福翻墙出了贺府,去了京城最繁华的一个青楼。

得到这个消息,赫云舒微微一笑,嗯,今晚天气不错,或许该出去走走了。

于是她带上白琼等人,坐着马车去了那青楼。

赫云舒女扮男装,男装宽松,显不出她的肚子来。

而白琼则是盛装打扮,一身粉色的绸裙,显露出婀娜的身段。一张脸更是经过了细致的描画,显出几分妩媚来。

见状,赫云舒打趣道:“白琼,跟着我可真是委屈了。”

白琼含羞道:“主子,又取笑属下。”

赫云舒笑笑,哗啦一声展开了手中的折扇,悠闲惬意道:“走吧,琼姑娘,今日跟着爷,去逛一逛这青楼吧。”

赫云舒拿捏好了这声音,中气十足,纵然白琼跟在她身边已经许久了,却还是被这话音闹了个大红脸。

呃,主子这俊俏的扮相,加上这独一无二的嗓音,真是让人……唉!

如此,赫云舒阔步进了这青楼。

青楼里的老鸨,向来是最懂察言观色的人。

见赫云舒一身富贵的走进来,当即两眼放光,凑了上来:“这位爷,您是第一次来吧?”

赫云舒折扇轻摇,道:“对啊,所以这里有什么好姑娘统统给本公子带过来,不差钱。”

说着,赫云舒将一锭金子扔给了这老鸨。

顿时,这老鸨两只眼里直冒金光。

啧啧,这样的主顾儿可不好找啊,还没开始找姑娘呢就这么大的手笔,若是遇到了中意的姑娘,岂不是更阔绰?

如此想着,老鸨不禁心花怒放。

只是,要离开的时候,她看到了赫云舒身后装扮妖娆的白琼,不禁皱了皱眉,道:“公子,这位姑娘是您带来的?”

“是,怎么了?”

“哎呦我的爷,您来了我们这里,怎么还带着姑娘啊?”

“馒头吃腻了,想换换包子啊。怎么,不行啊?”赫云舒理直气壮地反问道。

看在钱的份儿上,老鸨忙点了点头,连声道:“行,当然行。”

于是,老鸨转身便走,再回来的时候身后就多了几个姑娘。

这几人之中,并没有贺添福看上的那个花魁。

赫云舒皱了皱眉,道:“叫这些庸脂俗粉来,是故意让小爷我碍眼的么?”

说着,她的脸上微微有了怒色。

之后,赫云舒伸手入袖,从里面捏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金票,轻飘飘地放在了那桌子上,手指在那银票上敲了敲,缓缓道:“找到让小爷满意的姑娘,这张金票就是的。”

看到这金票,老鸨两眼放光,伸手就要去拿。

赫云舒的一根手指按在了金票上面,道:“怎么,没让小爷见到人就要先拿钱,这不合规矩吧?”

老鸨的手顺势一转,拿了自己掖在衣襟上的手绢,顺手一甩,道:“这位爷,我是想说这里太嘈杂了,请您去雅间就坐。”

赫云舒嘴角轻扬,道:“好。”

之后,她站起身,手指间松松的夹着那张金票,悠哉悠哉的朝着老鸨所指引的雅间走去。

一路上,老鸨不时回头,打量着赫云舒。看她就那么闲散地用手指夹着那令她垂涎的宝贵金票,一颗心都悬了起来,生怕赫云舒什么时候一松手指,那金票就掉了下去。

进了雅间之后,赫云舒就那么大马金刀地坐着,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。

白琼站在她的身后,含羞带怯,当真是我见犹怜。老鸨说了几句客套话,正准备出房间,不经意间瞧见了此时的白琼,不禁转过身来,打量起白琼来。

admin
  •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