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app激活码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小宝贝最新章节!

热吻结束,两个人的呼吸微乱,季枭寒低笑打趣:“刚一订婚,就这么热情似火,我真后悔没有早一点订婚。”

唐悠悠本来目眩迷离,听到他打趣的话,瞬间清醒过来,羞红了脸。

“今天的事情,是叔叔干的吧。”唐悠悠转移话题,一般被季枭寒打趣的时候,她就非输不可,因为,她脑子里可没这些邪气的念头。

季枭寒脸色一正,声线低沉:“是,除了他,没有谁敢这样跟我作对!”

唐悠悠得到他的肯定后,俏脸闪过一抹怒色:“真不该由着他这样乱来,为什么不跟爷爷提一下呢?让爷爷知道这件事情,他肯定就会害怕的。”

季枭寒知道唐悠悠是想拿爷爷来镇压季凛,可惜,如果是五年前爷爷还健实硬朗,他当然可以请求爷爷来帮助。

可现在,他却变成了守护爷爷的那一方了,为了延长爷爷的日子,他才会一忍再忍,不跟季凛撕破脸。

“悠悠,这件事情,我会处理好的,不要生气,气坏了身体就不值的了。”季枭寒温柔的理了理她的长发,不想再提这个话题。唐悠悠却以为他还想要对季凛仁慈,立即又焦急相劝:“是不是觉的叔叔刚从牢里出来,想放过他,不跟他计较?可他也太过份了吧,竟然拿我爸爸和妈来炒作这年事情,我也看了那些照片,根本

就是有备而来的,那天我和我爸出去吃饭,他肯定找了人跟踪我们,才拍了那些照片,真是过份。”

季枭寒能理解唐悠悠的怒气,因为,他也很愤怒,只是,他必须冷静下来。

“悠悠,现在是我的未婚妻,有件事情,我不想再瞒着了。”季枭寒温暖的掌心在她纤细的手臂处轻柔的擦着,声音透着一抹悲沉。

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

唐悠悠知道他最近心事重重,肯定有一件事情在困扰着他,可惜,他一直对她隐瞒不说,唐悠悠早就想问了,却因为怕触及他的禁忌不敢问,此刻,他用这种悲沉的语气开口,她心头微微一颤。

“什么事?”唐悠悠轻声问。

“我爷爷时日不多了!”季枭寒目光望着她,看到她眸底的震颤,他微低了头,眸底闪过痛色:“我没有跟开玩笑,这是真的!”唐悠悠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美眸心疼的在他俊美的脸上闪动着,下一秒,她扑进他的怀里,紧紧的抱住了他,闭紧双眼,语气带颤:“这就是为什么总是在忍让叔叔的原因,对吗?不想再让爷爷担

心们的关系。”

季枭寒点头,温柔的抚着她的长发:“是的,要不是因为我爷爷,我早就把他送进牢里去了。”

“真的太难为了!”唐悠悠越发的心疼,抱的更紧了一些,真想替他分担一些压力,不想让他一个人承受着这一切。

“不为难,我正在收集各种证据,在等一个时机,真希望这相时机能够迟一点来。”季枭寒失声苦笑。

唐悠悠点头,和他有一样的希望:“希望爷爷最后的日子,能够过的安宁一些。”

“不管怎么样,今天我很开心,我终于要娶为妻了。”季枭寒轻轻的扶着她坐好了,双手捧着她的小脸,薄唇情不自禁的在她的额间印下一吻:“知道吗?我做梦都想娶了,我等的太久了。”

唐悠悠听到他说这种担忧的话,不由轻笑了一声:“我们认识才不到一年,怎么就等久了?”

“如果知道我遇见半个月就想娶为妻,那就不会这样说了!”季枭寒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栽倒在她的手里,也是苦笑不止。

曾经,他是多么的骄傲自负,多么的克制自律,多么的轻狂不羁。

可是,一遇到唐悠悠,就像被她的温柔束缚了,哪怕她对自己百盘嫌弃,他也忍不住的想要缠上去,想要引起她的注意,各种怒刷存在感。

唐悠悠一脸讶异的表情望着他:“不会吧,那个时候,明明就很讨厌我,怎么会想娶我?”“不知道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别扭吗?明明喜欢的要死,脸上却还要装作讨厌,不知道我为此受了多少罪,我以后一定要把这个习惯给改掉,我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,让知道。”季枭寒想到自己所受

的罪和委屈,顿时有一种自作自受的活该了。

唐悠悠又忍不住的开心笑起来:“真的吗?这个人还真是莫名其妙,喜欢我,却对我各种冷嘲热讽,活该要受罪。”“是是是,我活该,如果不是的出现,我还不知道自己这个性格有多欠扁,是纠正了我的各种坏习惯,我要好好感激。”季枭寒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性格上的缺失,以前觉的这样丢脸,可此刻,他却

要引以为傲了,敢于面对自己的缺点,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

唐悠悠笑的更加开心了,然后有些得瑟道:“那准备怎么感激我啊?是不是要给我很多的财产?”

季枭寒俊眸微讶:“悠悠,我还以为不贪财,没想到竟然只想着我的钱,却不想着我的人?”

唐悠悠见他又要不正经了,赶紧打住:“的人我已经得到了,难道不知道女人都是很善变的吗?而且,也很喜新厌旧!”

唐悠悠是故意要打趣他的,想看看他的反映。

果然,某人的表情瞬间就忧郁了起来,目光含怨的盯着她:“这么快就对我腻了?”

唐悠悠没想到堂堂季大总裁,竟然会变的这么不自信了,这还真不像是他的风格啊,以前的他,自爆棚,目空一切的。唐悠悠实在不忍心再看他这委屈又幽怨的表情了,立即伸手在他俊脸上轻轻一拍:“放心吧,我不会始乱终弃的,再说了,我上哪儿去找一个像这么帅又这么有钱,能力又好,体力又好的男人啊,况且,

又是我孩子的亲生父亲,就算我不要了,孩子们也肯定不会不要的。”季枭寒听到她竟然敢拿自己开玩笑了,健躯猛的往她身上一压,薄唇危险的抵在她的耳边:“敢拿我取笑,该罚!”

admin
  • admin